毕业季

每次想认真写点文字纪念逝去的 jike,语气就无法控制的转为调侃模式,写出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。只有这样才不会很难受吧。

2011年11月,大家在千军万马中抢来人搜的 offer,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,放弃了BAT和牛逼外企的机会,相约来年的金台夕照。

几个月前,忘记从哪一天起,大家完成了手头的工作却发现不再有新的事情需要做,茶余饭后讨论内容从房价涨跌变成了面试算法,从遮遮掩掩讨论offer升级为明码实价互相攀比。一顿又一顿请散伙饭,一次又一次的合影留念,一个又一个同学相继离开。这一切,都像极了毕业。而即刻,也像极了一所大学。

2013年9月,即刻搜索大学大部分同学顺利毕业,进入百度和百度等知名互联网企业工作。少数优秀毕业生免试升入中国搜索研究生院,继续深造。

今天离职,办完手续不舍得走。虽然已寄盘古篱下多日,故公司远在东三环,但还是很想四处转转,找找即刻存在过的痕迹,跟大家都打打招呼合合影。

无法祝你前程似锦,只剩一句,
Jike, farewell.

jike

  1.   家有3岁萌萝莉一枚,有回从幼儿园回来,刚到家就开始哭,
      我问她:“怎么了,为什么哭?”
      她哭着说:“我一天都没哭了,让我哭一会。”